2014-2015

一年沒來更新部落格了,這一年來,從要投入缽再度離開,對於能量的東西我還是有種恐懼。恐懼訊息解讀的錯誤。不過這也沒關係,因為我已漸漸明白做自己能做的,從這些中去發現,做缽也是如此,只是自己沒有再繼續好好經營這個部份。

這一年,做了顛倒夢想的戲,在裏頭不斷面對自己的恐懼。一次又一次的,想要逃離舞台,從最後一個月密集排練到演出結束,像是一場夢一樣。在第三場中,將自以為會失控的恐懼全部釋放出來(就如同恐懼能量解讀錯誤一般),跟著這股力量在一起,整個瘋狂與力量。停在自己所不願承認不願接受的那一面裏頭,也沒事。似乎又過了一關。隨之而來的是放鬆,就這樣而已,沒甚麼好恐怖的。恐懼的意識會被自己強化,將這個關卡越築越高。

這戲是去年的重點,和夥伴們之間的互動,就像是一家人一樣。每排完一齣戲,就覺得這個家暫時結束了,我們回到各自的生活圈。有一天我們會在別處再次碰面。

 

這一年也認識了靜心課裡的另一家人,我們聊天,出遊,聚餐,展開自己的內心戲。那些頭腦的胡思亂想有了出口,想做的就去做,沒有甚麼不可以。唯有去實現,接受每一個想法,才會更認識自己的每一個面向。無論是我所贊同的或是反對的。去年下半年,媽媽臨時又住院了。我開始承認自己認為這是個包袱的念頭,也承認我不一定要把它當成是我的重擔,畢竟一個人的生命只有他自己能夠負責,而我能做的是我願意能給的以及必要的支持,除此之外我不再多譴責自己,盡情的在能照顧母親之外的時間,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母親身體上的狀況,該檢查的交給醫院醫生,不是我要擔心的。事情反而順利很多,而且我也允許了母親依照他自己的方式照顧自己,以前的擔心反而都鬆下來了。我開始將媽媽當成我的朋友,他不必對我有責任,我也不必對他有責任。這份責任感造成了很多罪惡感。他喜歡為我準備食物,我就直接表達那些時候不需要準備,那不是浪費食物就是有人要被強迫多吃食物。我知道他愛我,我也知道我愛他。這份親情不需要用我們為彼此做了多少事情來衡量的。

這一年的年末,我也再度進入關係。從一開始的得失心,到後來坦然面對一切的來臨。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活著。也不斷地在關係中,發現自己的造作,發現自己的偏性,與人交流上的模式,以及最近更看清楚自己容易被瘋狂的念頭或情緒所支配。感謝我的另一半,他以他的存在很有力的支持了我。也讓我開始要在事業上要向下紮根,無論本業是甚麼,無論是甚麼因緣,就在當下這一刻,以放鬆的狀態回應當前的狀況。

最近在交流中學會的一件事,若只是想說而並不需要有人回應,自己一個人說完就好。若要在交流中說出來,以第一念表達不要包裝,是甚麼就是甚麼。溝通不是各持己見,溝通不是退讓妥協,溝通是讓彼此明白了解彼此的想法與感受,然後從中校正。沒有對錯,沒有是非。

廣告

放鬆不是對抗

今日費登奎斯跳躍練習時,發現自己腳趾仍有不必要用力的狀況,回想時想到了放鬆這一回事。
放鬆不是對抗,比如發現肩膀緊張聳起,用力將她放下,這是對抗,不是放鬆,放鬆只需覺知到他,然後卸下多餘的力量即可。有時候我發現卸下幾乎是不可能的,因而開始產生機械式的情緒,不想跟他在一起,不想跟這樣的身體在一起,分裂又開始了。這時若冒出停止分裂的念頭只會繼續分裂,現在是分裂的情況就體會分裂的感受。第一念肩膀緊張已是過去,當下分裂的我是第二念。

作為在短時間或許是有效果的,如果他有效,或許可以使用,例如我無法卸下肩膀多餘的力量,轉而活動肩膀來紓解緊張。然而這只能治標無法治本,因為這裏頭,大部分我只是無法安於這樣的狀況而想逃離而已。少部分是我知道卸不下所以先紓解。在真正的了解面前,作為是多餘的,而執著於無所作為是另一個陷阱。

曾經,我也以正面思考來對抗負面情緒,我近期發現這只是更加分裂,一個無法體認自己現狀的分裂。再一次說明了放鬆不是對抗。毋須強迫正面思考,僅須接受自己,透過放鬆覺察來認識自己,放鬆後的了解會發現並沒有甚麼要對抗,也沒有甚麼需要正面思考,只是心無罣礙而已,無得亦無失。覺察是必要的,過程會發現有很多不良習慣在阻礙覺察進行。

ps:和六祖壇經有些相應之處。

雲門二 斷章Oculus

再一次,看了雲二,曾經跳過片段 的斷章。頭腦依舊很多對話。場上 的舞者們我大多已經不認識,我所 認識的雲二,卻像一股精神一般活 在我的心中,我懷疑我真的看過這 支舞嗎?好多跟我的印象不同。少 了柱子,有些味道也不同,而我們 只能用自己的方式紀念,表達,畢 竟生命有部份是那麼的私密,交流 成了必要,意念就像有生命一般, 在這樣的交流中變化,我所以為的 柱子並不存在,只是我私密意念的 投射,就像每當我提到雲二,它的 意義和任何人絕不相同。以此紀念 柱子與我的生命。(第一天)

背景的太陽被雲遮住了,即使後來 雲層散開,因為光太過明亮而看不 到太陽,柱子的舞給我的感覺就是 這樣,在重複帶些無助的動作中, 又透露著光明。(第二天)

如果人生中有個喜歡的編舞家以及 舞蹈,並且看個好幾次,是種幸福 。(第三天)

四天看三次,第一次回憶不斷,是 我一貫的看法;第二次享受正面迎 來的舞者以及近距離的表情,感受 舞者傳達出來的力量;第三次如人 生飲水一般自在,不在著重那無助 的部份,而以一種接受它會發生的 心態,對柱子英年早逝的情感逐漸 釋懷,似乎一段過去的結開了之後 可以繼續走新的路。

ps:還好結束了,看到想回鍋,不排 除念個研究所繼續發展,目前只是 大話。

20140306

我以為我可以選擇,然而發現大多 的時候是習慣在決定,根本就沒有 選擇的能力。

,不知道認識這台機器是如何運轉 後會有甚麼發展呢?不管怎樣,這 陣子我不斷在確認不要去改變以及 無為這個道理,才逐漸發現小事情 裏頭的我是怎樣。 剛剛訂火車票,一如以往,不到十 分鐘就被訂光了,有些慣性的情緒 (焦慮、生氣等等)上來了,卻忘了之 前我怎麼在乘車前幾天訂票的,經 過三五分鐘,我想起來了,慢慢的 嘗試這個方法,還真的管用!卻也 忘了在這過程要感覺自己。 前天五號,銀行的大日子,這天早 上特別安靜,沒有甚麼人潮,然而 三點之後照常的忙碌,卻有了更多 小小的空檔停下來,即使要在時限 前抓帳,即使還有幾件事要確認, 即使電話又穿插進來,我開始能夠 把自己定下來,讓自己相信時間足 夠,我可以做到,不用焦慮,不用 求援。善用了每一分鐘,時間還會 更充裕,焦慮浪費了太多能量。而 我是如此得意於這樣的過程,身體 的記憶大概也忘了,忘了我跟身體 工作的時刻。 這就是原原本本的我,不斷認同於 自以為,不斷找尋答案,然後對於 發現答案感到滿意,最後又發現忘 了感覺身體。還要記得不要批判自 己,接受自己的所有樣子,感恩這 一切的發現。

內觀省思之三 實相

對身體有感覺………………..2011.11.19原標題內觀省思之三:實相

這篇文章原要寫實相,我已經忘了當時想寫甚麼,可能有太多難以言傳,也寫不出來,就放棄了。

兩年過去了,因為ASTA的課程又讓我和內觀連結起來,修習內觀對於我是不容易的,因為我太想要達到目標,而忽略了過程,所以沒多久我就沒有練習內觀。實相就是當下,也就是過程中的點點滴滴。透過靜心課讓我深入一點點,也許是過去一年忙碌的課程累積之後,靜下來之後開始看見了,每一件事都很珍貴,即使在靜坐的煩躁,即使是沉溺於慾望,即使是向恐懼投降,一切一切都不需要去克服或治療,只需要放下、放鬆,真正的體驗,自然就會看見實相,有如當時我真正摸到東西一樣。

相對於實相就是說謊或者是第四道所謂的緩衝器,理智中心的我常常會發出很多的訊息,讓我脫離了對自身的感受;或是因為感到很喜悅或很憤怒,就認同於這樣的情緒或情感,然後發表很多的文字來表達,卻忘了當下的實相。

認識實相是不容易的,有太多的機會可以讓我自以為我已經會了,或是吹捧自己的能力,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我很自豪自己很厲害,或是和別人不一樣,然後求學時期後段發現自己認識到自己很多其實一無所知,尤其是在身體方面*。也許是我真的遇過很多比我厲害的人,也許是認識蘇格拉底說的"我唯一知道的事就是我不知道。"也許是高中時期的挫折,讓我明白有些事我解決不了,這樣的經歷頓煞了我的傲氣。

即使如此,很多時候,我發現我大可以跟別人炫耀或自誇我所不會的,而我卻老老實實地接受我真的懂得很少,也因此我不喜歡自認是老師來開課。這樣的自知或限制,讓我的效率或過程必須慢才有可能,非慢不可,因為總覺得自己還沒到下個階段。。。

扯遠了,我想強調的是,因為這樣我才看見自己的實相,我的程度在哪裡,不急著炫耀或自誇,不假裝承認我實際上不知道的,實實在在地接受自己所會的。

實相就在當下,內觀強調對感受的練習,身體上有甚麼感受,無論冷熱、愉悅或不愉悅、僵硬或柔軟等等風(氣)水(黏著)土(僵硬)火(溫度)的特性。尤其在不舒服的感受時,帶著平等心來靜坐。因為內觀並非要達到定的高層境界(貪求好的境界),而是要淨化自己的心,將不淨煩惱淨化。

然而這件事是不容易的,因為沒經過訓練的人,就像個機器一樣,有很多的習性反應,在這樣的狀態下是很難靜下來靜坐,這是修習平等心的好機會,人生無常,一切都在變化,一切都會過去的,將注意力放在身體上面,持續的感受身體上的觸覺,在煩躁的時候身體會有種感覺,不認同煩躁,而保持身體上的覺知,帶著平等心(或無常的認識),一切都會過去的。這時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過去一年我學會這件事,目標重要卻也是次要,著重目標,就忘了過程,著重過程就忘了目標,兩者一樣重要。著重目標,就忘了過程,過程中很多變化如果沒有留意,我只是用我會的方式在達到目標,一切都變成手段,多點心思留意過程,記得目標,會發現要達標我不一定要怎樣才能達到。會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發生,會照顧當下的實相,順勢而為,而非活在自己的想像之中。(也更能夠去照顧周邊的人的感受。)


*成年後身體方面的學習,我真的差人家很大一截,所以無論學得怎樣,總覺得不夠。另外是曾經遇到一位張老師,和他學太極,他的謙虛與誠懇,讓我看到我自己也在這樣的階段。我認識得不多不深,基礎我可以帶,深奧的氣或能量就不能找我。


寫完自認還是有些事情沒表達到,就分享到此。

關於死亡這件事

起初收到死亡邀約來信時,我以為自己對死亡的議題已經暫時放下了。這個問題在國中就已經困擾我,即使我第一個想的問題是生命的意義,但我最先遇到的阻礙就是死亡。如果一切都會死去,那生命有甚麼意義?

為此,在我起起落落的求學生命中,不斷在低潮時想到死亡這件事,想以死了斷生命,終結一切。去找完全自殺手冊,甚至以看很強烈的電影或表演來滿足這樣的慾望,金基德、鬼畜大宴會、自虐式的行為藝術等等。我當時以這樣的角度來看,但完全隱藏在美學的角度之下。

曾有一度嘗試自殘與自殺,在我準備告別的日子,最後因為我的怯弱,找了最安全沒痛苦的方式-吃藥,而且自認為應該會死,並沒有使用很大的劑量。後來好像只是一度不太舒服,然後甚麼事都沒發生。我就放棄了這樣的念頭。因為太過恐懼了,我也沒再嘗試。可以說恐懼死亡使我活了下來。

死亡對我而言,就是一種最大的恐懼,從小我家就避而不談這件事情,第一個關於死亡的恐懼大概是道士殭屍電影,第一個認識的死亡是爺爺自盡,然而我只在遠處觀看他的遺體被送進車裡,只知道是不好的事,後來曾夢見他在地獄監牢裡。我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對死亡的恐懼,一種未知的恐懼。如果有甚麼可以讓我體驗到死亡的恐懼,那大概就是一個人在完全的黑暗的空間,尤其是陌生的空間,或是黑夜處在野外。

我不害怕親友的死亡,但我害怕經驗死亡,恐懼自己死亡的折磨,也是一種最大的未知和恐懼。

我聽到的話語"要認識生命你就要認識死亡" by 最後十二堂星期二的課。一本我最早閱讀關於死亡的書。然而我還是無法以下一刻會死來警惕自己,做些重要的事情。高中看體會死亡以及西藏生死書,但完全不記得內容,也沒看完。大學後來(在自殺嘗試過後兩三年),持續研究生命究竟是甚麼意義,接觸到歐文亞隆,以及影響他的學派,Frankl,存在心理治療和活出意義來分別是他們的作品。其中存在心理治療談論了四個終極關懷,第一個就是死亡,佔了本書近一半的份量,然而我沒看完,但是很喜歡亞隆的其他心理小說。FRANKL在理論上影響我較多,他的東西淺顯易懂,一位經歷二次大戰集中營的人,親臨恐懼還能正向思考的活著。

後來接觸坎伯神話學,認識到死亡與重生,對死亡的議題漸漸放下了,然而恐懼仍在,每當我單獨一個人在黑暗時特別明顯。死亡對我不是困難,困難的是恐懼死亡的歷程,對經歷死亡的未知、敬畏、怕受傷害。

關於死亡我想探索的是,透過對死亡恐懼的了解認識我自己,這是我開始寫這串文字的原因,我想透過對此的研究來認識自己,因為想要認識自己和恐懼的關係,使我想參與這個計畫,也因為我的膽小,有人一起研究使之成為可能的。

Patrizius頌缽課程

很奇妙的,你問我為什麼不去上HANS的頌缽,跑來上P的頌缽,我也很難回答。而且為什麼今年開始找頌缽,我好像也說不上來。

對於缽的接觸,早在三四年前透過泛音唱頌的搭配,以及劉老師有好幾個缽,當我聽到缽的聲音時,感受到安穩以及寧靜,和我這個人也挺像的。今年六月,忽然想找缽的課程,我也忘了為什麼,有可能是看到有人貼賣缽的消息,想要買自己的缽,後來發現買缽不如上課,還附送缽,就這樣開始找課程。

很特別的是,就這樣找到了Patizius的課程,大概是因為小班制,以及地點在靠近自然的地方,加上閱讀了一些經驗分享,才決定上P的課程。中間也來回很多次,可能要改地點,或是時間上兜不攏,但還是都能把這緣分牽起來。很妙的是還遇到認識的朋友一起上課。上課前,為了確認我真的想上這費用不便宜的課程,決定還是謹慎點,先去做些相關的頌缽療程,恰巧兩個都在新竹,兩次體驗也很特別,第二次我確定一定要上缽的課程,兩次我都透過缽更加與意識連結。

剛開始上課我有點不太習慣,因為很久沒上理論課了,都是實際操作的課程,然而P老師上課方式是早上理論,下午才操作,所以一開始很不習慣,怎麼講了半天都沒有實際操作呢?後來才發現這是P老的上課方式。

老師的理念和我的學習很相近,例如療癒真正發生是要來自個案本身的意願,才可能發生,否則缽的療程只能治標不治本,我們暫時打通了阻礙的管道,然而個案模式沒有改變,不久暢通的管道又會阻塞。以及我們並不是要強迫自己喜歡討厭的東西,而是認識其中的關係,看見這中間的關係並認識自己。(而且關係的改變可能會在看見之後發生)

老師強調重要的不是技術層面的好壞,而是我們能夠創造出一個神聖的空間與氛圍,真誠的對待個案與自己。因為其他課程的練習,使我很快掌握一些要點,然而對聲音的辨識我仍相當的薄弱,在施作缽的同時,我的注意力仍在施作的技巧或順序上,而不能更去注意聲音的變化以及個案的狀況,目前為止我先將一切交給直覺以及缽的振動。

這次回訓面談,在回訓的過程,透過三人一組的觀看,我學到更多的東西,一些我在自己操作時不會注意到的,譬如每個脈輪聲音的品質,當我不用操作時我是更清楚的,而P老師所謂的三明治的觀察分享方式,也非常好用,可以將優點和缺點同樣的重量來看待。P老師很多都是直覺式的教學和操作,他說這也將會是進階課程的進行方式,他不會告訴我們要怎麼做,而我們必須面對這些未知,找到我們的方式。我自己的重點是在去區辨這些聲音上的變化,也許在明年課程之前,我需要練習在施作的過程能夠放更多的注意力在聲音和個案身上。

哈哈~我總是很認真地想每件事情,這篇也是,所以就不寫太多了。今天第一次給P老師施作缽,很美妙的體驗,一切是那麼的自然發生,以及很多對聲音和當下的覺察,很有趣的是前一天晚上我在玩缽,將較小和正常的兩組放在一起玩,起初聽到不同的缽棒會敲出不同的聲音,沒多久我就沒辦法區辨它們的不同,然後將缽排成一個圓,最後將頭埋在中央聆聽缽的共振,P老師在第二階段也剛好將四個心輪缽圍繞在我的頭,然後我很享受的聽著和諧的聲音與震動。後來討論說大致上沒甚麼問題,問我有感受到甚麼,我說主要是第一脈輪聲音很不一樣,P老師則說是我的第一和第三脈輪,然後提到了我太嚴肅認真的情形,可以更玩樂的心情對待每件事。